關於部落格
  • 421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批評清華男生“裸奔”的民間情緒

批評清華男生“裸奔”的民間情緒 (2008-07-22 06:01:51)

兩名清華大學應屆畢業生為慶祝畢業,于7月7日在校內操場裸奔,並將炤片傳至網上,引起網友關注。對此,其中一名裸奔的男生表示,裸奔是為了增加清華的“人文氣息”,同時希望清華能更包容,允許學生有個性,有創造力,這樣才能真正成為世界一流大學。

 

本來,我以為這兩名學生的個體行為,並不會引來多大波瀾,可是,隨之卻有很多評論,認為這兩名男大學生的行為,有傷風化,有損大學形象,甚至觸犯《治安管理處罰條例》,大學生應反思“錯誤”,學校與有關部門對此應該“懲罰”,與之對應,也有評論指責這些言論動輒用道德大棒教訓人,把裸奔的後果想得太嚴重。

 

我無意繼續糾纏大學生裸奔是對是錯,是好是壞,是正常還是不正常,而是感慨于清華男生“裸奔”事件中所暴露出的民間情緒。在我看來,引起波瀾的,不是裸奔本身,而是裸奔者“裸奔”之後對“裸奔”意義的提煉,“人文氣息”、“包容”、“有個性”、“世界一流大學”這幾點,恰恰觸及了社會輿論對于大學最敏感的神經。

 

大學靠什麼來增添人文氣息?近年來,各高校都在建設大學校園文化,想辦法增添“人文氣息”,有的改校歌,有的改校訓,有的建校門,有的建雕塑,有的設立各類學生活動節,但大家所感受的都是表面的“人文氣息”,涉及大學文化建設深層次的問題,諸如現代大學制度構建、學校課程建設,均未涉及。因此,這兩名男生可以視自己的“行為藝術”促進了大學文化氣息建設,而社會輿論的感覺自然是不靠譜和荒謬。

 

包容“裸奔”者是不是意味著包容各種學術流派?蔡元培先生所倡導的“思想自由,兼容並包”,在當下的大學,已經很難尋找到蹤跡,人們一直期望,大學能重回各種流派並存、各種思想交鋒的狀態。這種狀態沒等到,卻等到了裸奔的出現。大學不包容“裸奔”也罷,包容“裸奔”而不包容各類思想爭鋒,只能使大學的建設也停留在“行為藝術”階段。姑而,社會輿論對是否包容“裸奔”心情復雜。

 

裸奔是不是個性和創造力的展現?毋庸諱言,對于大學生的個性和創造力,社會評價日益走低。在高等教育擴招的大背景下,關于重視本科人才培養,改革研究生培養體制,提高所培養人才的綜合素質的建議,鮮有被採納、吸收,在創建研究型大學的不歸路上,眾多高校普遍重視科研,而輕視教學,強調教師的論文生產,而忽視對學生的教育引導。有的學生在大學中成為“考證一族”,有的成為“考研一族”,還有的成為“打工一族”,也有的則成為“混一族”,很少有學生在大學畢業時表現出鮮明的個性和突出的創造力。惟有裸奔,還有那麼一點個性在。為此,裸奔者的“個性宣言”,更喚起大家對大學生個性與創造力的憂慮〞〞如果大學生只能以裸奔來宣示自己的個性,那麼,他們與球場上的裸奔者有何不同呢?

 

“裸奔”是不是與世界一流大學接軌?哈佛大學的學生們,自1960年起舉行在期末考試前夜打開宿舍窗戶尖叫10分鍾的活動,從1990年開始每年進行2次的考前裸奔活動。去年期末考試前,學校校園內,全裸的200多名男女學生在草坪上奔跑,學生們合著觀眾的歡呼聲,享受了10多分鍾全裸的自由。不管這種行為能否為學生減壓,但是,學生們認為,“一個學生如果連裸奔都不怕,期末考試又算得了什麼呢?”在普林斯頓,一種形式的裸奔已經成為了傳統。在每年下第一場雪的午夜,裸體的二年級學生會繞著普林斯頓大學的holder操場奔跑,這個傳統保持了數年,獲得了國家報紙對它的有利評論,而官方想要終止這種行為的努力得不到公眾的支持。雖然國內眾多評論者以國情不同(中國人更保守、更含蓄)、校情不同(中國學生壓力沒有國外大學大)來反對國內大學學生學“裸奔”,但他們其實想表達的是,國內大學沒有學到國外大學好的地方,卻學起了這些“歪門邪道”。

 

所以,對于兩名清華大學的“裸奔”,雖有人士理智地呼吁,這不過是兩個學生的個性行為,不是學校在“裸奔”,與人文氣息、人才個性沒有關聯,但是,社會輿論無法將這兩者獨立開來,在人文氣息、學校寬容、學生個性發展與世界一流大學諸多層面,進行演繹。這與往常北大畢業生賣肉、陪聊、賣糖葫蘆,清華一畢業生無法自食其力,等等引發大家對大學人才培養的關注一樣,這背後,都是社會輿論對大學教育的深度憂慮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